当前位置:首页 >  运动员专区 >  常见问题

|

人类生长激素(hGH)

Q

什么是hGH?

A

人类生长激素(hGH)是一种人体自然产生的激素。它是在大脑中由垂体前叶细胞合成和分泌出来的。众所周知,hGH作用于细胞代谢等方面,同时对人类骨骼生长也起到必要的作用。

hGH对身体生长的主要作用是刺激肝脏和其他组织分泌胰岛素类生长因子(IGF-1)。IGF- 1刺激软骨细胞的产生,对肌肉和器官的生长起着关键作用,还能够促进骨骼增长。

依据WADA《禁用清单》,hGH在赛内和赛外均被禁用。

Q

hGH对运动能力会产生什么影响?

A

文献和研究显示,hGH有增强身体机能和促进合成代谢的作用,并能够提高类固醇的合成代谢能力。

Q

滥用hGH会产生什么副作用?

A

一般性报道称滥用hGH会导致:易感人群糖尿病、加重心血管病症、肌肉及关节/骨骼疼痛、高血压及心脏病、器官异常生长、加重骨关节病。

在未经治疗的肢端肥大症患者中(因病理性hGH分泌过剩导致),上面说的症状都有出现,寿命也大大缩短。

因为hGH的作用是为了促进IGF-1的分泌,滥用hGH会导致分泌系统功能紊乱。IGF-1水平过高会导致葡萄糖耐受不良及其它副作用。

Q

是否有针对hGH的检测?

A

2004年希腊雅典的夏季奥运会中首次引入hGH检测。该测试通过血检来监控hGH的滥用。

Q

hGH测试可靠吗?

A

目前基于免疫测定方法进行的hGH检测是可靠的。

另外一种是正处于研发最终阶段的血检方法。它将与现行检测方法相结合,延长检测hGH的窗口期。WADA赞助了这种基于生物标记物检测方法的部分研究经费。

两种hGH测试的概念和发展通过hGH以及内分泌学、免疫测定、分析化学、药理学、实验室工作、反兴奋剂等领域的国际独立专家的系统审核,已经在国际科学期刊上发表。

创建于1999年年底的WADA在2001年推出科研项目后,接管了这项由国际奥委会(IOC)和欧盟发起的研究。

Q

为什么hGH测试的实现是有局限性?

A

目前hGH检测基于血液基质。在全球范围内,这种检测最初只能在WADA认可的少数兴奋剂检测实验室进行。

用于当前测试的抗体最初是在一个研究环境中培养出来的。这种途径培养出来的抗体数量非常之少。

抗体的批量生产是大量开展hGH检测的前提条件。

WADA为开发用于hGH检测抗体的批量生产做出了很多努力,曾与一家公司签订了抗体生产的协议。该公司新管理层接手后,合作项目开始停滞不前。最终,该公司在2006年决定停止与WADA的合作。

后来,WADA找到了新的合作伙伴,大规模生产抗体试剂盒。

Q

基于生物标志物的检测方法何时实现?

A

根据政策,WADA没有披露新检测方法的实施时间。

一般来说,适用于反兴奋剂目的的检测方法,从研究阶段进展到实际检测阶段,需要稳步推进。

此外,在实施任何检测方法之前,WADA需要确保它能禁得起科学和法律的挑战。

Q

是否有过涉及hGH的兴奋剂案件?

A

是的。除了一系列持有hGH的案件之外,英国反兴奋剂机构(UKAD)在2010年2月22日宣布了首个通过检测手段查出hGH的案例。

2010年9月8日,加拿大体育运动伦理中心宣布了北美地区首个通过检测手段查出hGH的的案例。

Q

为什么迄今为止hGH的阳性案例这么少?

A

2004年的雅典奥运会和其他重大体育赛事中引入了hGH检测。然而,绝大多数由反兴奋剂组织只进行的兴奋剂检查为赛内检查。(WADA不是一个测试机构。)使得比赛状态最优化,服药的运动员通常在赛外使用hGH。所以必须在运动员用药的有效期内实施事先无通知的赛外检查,才会有最佳检测结果。

此外,为了确保任何情况下兴奋剂检查结果都能经受住科学和法律的挑战,hGH的阳性判定标准目前非常保守。

反兴奋剂加强了情报和调查为先导的兴奋剂检查,随着科学进步也会使阳性判定标准更加严格,这必将更好地推动hGH检测。

Q

hGH的尿检方法是否进步了?

A

根据大多数国际专家的意见,血液基质最适合hGH检测。

在尿液极少检测到hGH(不足在血液中发现数量的1%)。

WADA正在与的研发团队合作,为了探索基于尿样的hGH检测方法。

Q

血液样本可以存储吗?

A

科学上合理的解决方案是冷冻部分液体血液(血清或血浆),这样可以保护化学成分,以作为未来的测试和检测样本。

研究表明,hGH在冰冻的血清或血浆中非常稳定。

WADA鼓励反兴奋剂组织在世界反兴奋剂条例的要求下储存相关血液样本。

储存血清或血浆用于将来进一步检测,对滥用者可以起到很大的威慑作用。

《世界反兴奋剂的条例》规定自检测之日起8年后仍能对反兴奋剂违规行为进行处罚。

< 上一篇文章
禁用清单(2014)
下一篇文章 >
食品和营养补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