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运动员专区 >  常见问题

|

禁用清单(2014)

Q

反兴奋剂机构是否只检查提交行踪信息的运动员?

A

不是的。

提交行踪信息是反兴奋剂机构进行有效赛外检查的实用工具。不管是否被选入注册检查库,国际单项协会、国家反兴奋剂机构或其它反兴奋剂机构都可能对运动员实施兴奋剂检查。

Q

2014年《禁用清单》主要变化有哪些?

A

第一部分:所有场合禁用的物质及方法(赛内及赛外)

禁用物质

国际非专有名称(INN)的使用

在世界卫生组织的帮助下,禁用清单中的一些物质的命名已更新为国际非专有名称(INN)。为方便查阅,保留了以前的名称,没有删除物质。

S1:蛋白同化制剂

为了清楚准确,'外源性'和'内源性'的定义做了改动。

S2:肽类激素,生长因子及相关物质

在S2.2, S2.3 和 S2.4中,明确了释放因子禁用。此外,其它禁用的生长因子分别列出。

S5:利尿剂和其他掩蔽剂

血管加压素V2受体拮抗剂【伐普坦类(vaptans)】加入利尿剂类物质的举例中。

禁用方法

M1. 篡改血液和血液成分

为科学准确起见,引入同种异体(allogenic)一词。

第二部分:赛内禁用物质及方法

S6:刺激剂

由于分析技术的发展, 能够检出服用的药物及相关代谢物,一些代谢成苯丙胺(amfetamine)或 甲基苯丙胺(methamfetamine)的药物进行了重新分类;由于现在认为MDMA(甲烯二氧甲苯丙胺)和 MDA【甲烯二氧苯丙胺(替苯丙胺)】可能较少用作兴奋剂而进行了重新归类; 为反映新型用药模式加入卡西酮(cathinone)及其同系物【(如4-甲氧基甲卡西酮(methedrone), α- 吡咯烷基苯戊酮(α- pyrrolidinovalerophenone)】以及三甲氧苄嗪(trimetazidine)做为举例。

第三部分:特殊项目禁用物质

P1.酒精

为准确起见,对血液中酒精阈值的描述用词有所改变。

'Air Sports'代替'Aeronautic'一词, 且国际射箭联合会缩写名称'WA' 取代'FITA'。

P2.b-阻断剂

国际射箭联合会缩写名称'WA' 取代'FITA'。

监控程序

为监控潜在的滥用模式,在麻醉镇痛类药物的监控程序中增加了帽柱木碱(mitragynine)。

Q

甲基己胺(MHA)受控状态如何?

A

甲基己胺(MHA),有时也以二甲基戊胺形式存在,仍然属于赛内禁用物质中的S6刺激剂中的特定刺激剂。

WADA在2004年的《禁用清单》中就列出了这种刺激剂。但在2011年《禁用清单》中被重新归类至'特定刺激剂'一类。

早在20世纪70年代,甲基己胺因其药物属性被作为药品出售,但就WADA了解的情况来看,在那段时间之后就不再出售了。

Q

芳香油和甲基己胺(MHA)有什么关系?

A

最近的科学研究明确证明天然芳香油不含有甲基己胺(MHA),使用芳香油不会导致兴奋剂检测样品中存在MHA或其代谢物。

甲基己胺(MHA)是作为一种刺激剂类药物学物质,在上世纪70年代初被商品化了。MHA最近几年重新回到人们的视线中,在某些市场和网络上出售的营养补给中含有这种物质。

2013年《禁用清单》将MHA作为S6中的特定刺激剂被禁止使用。

运动员应该提高警惕,MHA可能以几种名称存在,比如天竺葵油。

Q

克仑特罗的受控状态如何?

A

克仑特罗是一种美欧阈值界限的禁用物质。

目前基于专家意见,没有计划对克仑特罗设置检测阈值。

在某些情况下,食品污染有可能使运动员样品中出现低剂量的克仑特罗。但是,每个案例都不尽相同,和案例来龙去脉相关的所有细节都要考虑周全。

《世界反兴奋剂条例》规定,结果管理流程中会给运动员解释禁用物质如何进入其体内的机会。

WADA和各国、国际体育联合会以及赛事组委会紧密合作,力求将官方酒店和饭店的食品污染风险降到最低。这是政府的职责,而非WADA的职责。

Q

什么是'特定物质'?

A

如果发生运动员特定物质检测阳性,在一定情况下允许减少两年禁赛期。

其目的是为了辨别是否非故意使用,进行处罚时可以更加灵活。

有目的地使用特定物质,其严重程度并不比使用其它禁用物质低,也不能减轻运动员对进入其身体任何物质负责的'严格责任'。

然而,《反兴奋剂条例》10.4条款中指出,与其它禁用物质比较而言,特定物质更可能被解释为并非使用兴奋剂,而被人接受。

有一些物质不能作为特定物质被人接受——如类固醇和人类生长激素——这就是它们没有被划入特定物质的原因。

Q

乳蛋白的受控状态如何?

A

乳蛋白不是禁用物质,但是其中含有被禁止使用的IGF-1和其它生长因子有可能影响兴奋剂检查结果。因此,WADA不建议食用这类产品。

Q

血小板衍生制备(PRP)受控状态如何?

A

除了存在生长因子以外,清单中不再列入血小板衍生制备(PRP),目前的研究显示PRP在潜在治疗影响之外没有潜在提高运动能力的作用。

要注意的是生长因子本身仍是禁用物质,在《禁用清单》S2.5条款中有表述。

Q

血液透析是被禁用的方法吗?

A

是的。

是的,血液透析是把血液从病人体内抽出(进行处理),然后再输入体内进入循环系统,在M1.1条款中是被禁用的。如果运动员需要这样的治疗需要申请TUE。

Q

血浆交换是否被禁用?

A

应该从两个方面考虑血浆交换:

a)从捐赠者角度来说,根据《条例》M1.1条规定,血浆交换是被禁用的,因为血浆分离后,捐献者的血红细胞(及其它血液成分)被输入了循环系统。

b)作为接受者,根据《条例》M1.1和M1.3规定,血浆交换不禁用,因为患者仅接受了血浆而非全血或血红细胞。作为根据《条例》M1.2规定,如果接受者在不合理的情况下,6小时内输入超过50ML血浆,则属于违规。

Q

静脉激光疗法是否被禁用?

A

是的。条款M1.3明确指出“对血液进行任何形式处理……”

Q

为什么对清单上物质的检测会滞后?

A

满足下列三项条件中的两项即被认定为禁用物质或方法,WADA《禁用清单》力求涵盖了已知的绝大多数物质和方法。

1、增强运动能力的潜在可能性;

2、对运动员的健康具有实际或潜在的危害;

3、违背《反兴奋剂条例》中明确的体育精神。

 

掩盖禁用物质和方法的物质和方法也被禁用。另外也包括未被批准用于人类治疗的物质。

'S'类物质包括:

1、封闭类别物质:即列出具体名字的禁用物质,如S6.a(没有明确列出的刺激剂)、S7(麻醉剂)。

2、有举例的开放类别物质:由非详尽清单举例组成,基于其化学结构和/或作用机制,代表本类别中最典型的物质。如S2(肽类激素、生长因子及相关物质)、S6(特定刺激剂)。本类别中的物质要么和混合物家族名称相符(如促肾上腺皮质素),要么使用以下一般性语言来进行表述:

1)'其它具有相似化学结构或生物作用的物质';

2)'包括但不仅限于……';

3)'其它作用于……的生长因子'。

3、无举例的开放类别物质:没有列出具体物质但是它们属于个别药理学分类。例如:S9(糖皮质激素),或者是这些物质符合特定类别性质,如S0,代表未获批准用于人体治疗的药物。

这表示,某些物质的状态是清晰的(例如列出名字的物质),未列出的物质就不会被列入《禁用清单》。某些物质需要收集信息,例如,其化学结构、药学/生物学作用以及是否在世界某地被批准用于人体治疗等等。由于缺少公开的科研数据,研究这些差异需要花些时间,尤其是对于那些未被批准的药物(例如设计用药及新型实验用药)。在这样的案例中,WADA无法立即判定其受控状态。

在实际修订《禁用清单》的过程中,必须对某种物质的信息进行全面收集并分析。清单中已经包含了上千种物质和方法,但是还可能有潜在的上千种物质和方法还没有引起反兴奋剂组织的注意。

Q

如果我通过食品或化妆品摄入了甘油是否会出现检测阳性?

A

甘油作为血浆膨胀剂被禁用。大量摄入超过食品、饮料、个护产品、医用胶囊、止咳糖浆正常量的甘油后会产生阳性检测结果。因此,并没有禁止从食品和化妆品中摄入的甘油,因为如此少量的甘油不会导致运动员检测阳性。

Q

激素释放因子是否在S2中被禁用?

A

是的。

作用于肽类激素、生长因子释放的因子及相关物质,在S2中属于所有场合都禁用的物质。分为天然的和合成的两种。

生长激素释放因子包括肽基和非肽基人工生长激素促分泌素,如海沙瑞林、GHRP-1、GHRP-2(促生长激素释放肽)、GHRP-4、 GHRP-5、GHRP-6、胃饥饿素、类胃饥饿素,如伊帕瑞林、阿拉莫林,以及天然生长激素释放素(GHRH)、拟GHRH,如舍莫瑞林、CJC1295和特沙莫林。

促性腺激素释放因子有亮丙瑞林、布舍瑞林、那法瑞林、组胺瑞林、戈舍瑞林、地洛瑞林。促肾上腺皮质激素释放因子有促肾上腺皮质激素释放素、可地瑞林醋酸纤维。

这份清单并不是完全详尽的,运动员应该注意《禁用清单》S2中列出的肽类激素、生长因子和相关物质。

< 上一篇文章
行踪信息
下一篇文章 >
人类生长激素(hG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