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检查调查 > 调查

反兴奋剂工作中的调查既包括对生产、交易、使用兴奋剂等违法行为的调查,也包括对兴奋剂违规的原因、禁用物质和方法的来源、相关人员和单位责任等具体情况的调查。

反兴奋剂调查是与宣传教育、检查、检测并列的重要工作手段。近年来,加强情报收集和调查取证,在反兴奋剂工作中的重要性不断显现。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开展的一项研究表明,大约有10%的运动员在使用兴奋剂,而通过兴奋剂检查发现的违规仅占检查总数的1%。WADA总干事戴维﹒豪曼曾公开表示,近年来,大约有三分之一的兴奋剂违规是通过调查发现的。为了积极发挥调查的作用,2015版《世界反兴奋剂条例》新增了“检查和调查”一章,WADA还专门发布了《检查和调查国际标准》,指导和规范调查工作。

国内外反兴奋剂组织在开展调查方面积累了很多成功经验和做法。可以说,重大兴奋剂案件的查处,都与缜密的调查密不可分。例如,尽管七届环法自行车赛冠军阿姆斯特朗在职业生涯中从未被查出过兴奋剂问题,但是美国反兴奋剂机构通过持续多年的不懈努力,以确凿的证据和详尽的调查结果,对他作出剥夺七个环法自行车赛冠军头衔和终身禁赛的处罚,并得到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国际自行车联盟、媒体和公众的普遍认可。在大量的关键性的无可辩驳的证据面前,阿姆斯特朗最终不得不放弃了抵抗,并公开承认自己使用兴奋剂,从万人敬仰的体育偶像、抗癌英雄堕落为阴谋家和骗子。

在国内,调查也一直是我们治理兴奋剂问题的重要手段。近年来,我国反兴奋剂法律法规体系日臻完善,为反兴奋剂调查提供了法律保障;我国建立了统一领导、分工负责和相互配合的反兴奋剂管理体制,为调查提供了组织保障;相关单位协调配合,在调查处理兴奋剂违规的过程中进行了许多有益的探索,例如对集体使用兴奋剂案件的调查、对食品污染造成克仑特罗阳性的调查,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反兴奋剂管理办法》的规定

第二十一条 国家体育总局、地方各级人民政府体育主管部门、国家反兴奋剂机构、全国性体育社会团体、国家运动项目管理单位、运动员管理单位有权依据法律法规和本办法,对涉嫌兴奋剂违规的行为开展调查。

国家反兴奋剂机构应当收集、评估和利用信息与情报,对其中可能存在的兴奋剂违规开展调查。重大、复杂的兴奋剂事件,由国家体育总局组织国家反兴奋剂机构和相关单位开展调查。

第二十二条 兴奋剂检查、调查工作人员履行兴奋剂检查、调查职责时,有权依法进入体育训练场所、体育竞赛场所、运动员和辅助人员驻地等。有关单位和人员应当予以配合,不得拒绝、阻挠。

 

《体育运动中兴奋剂管制通则》的规定

第二十八条 情报的收集和处理

国家反兴奋剂机构应当建立情报数据库,及时对情报进行分析和评估,为制定和实施检查计划提供帮助,为调查可能存在的兴奋剂违规提供证据和线索。

第二十九条 调查的内容

反兴奋剂组织应当对阳性检测结果、非典型性检测结果、生物护照阳性结果和其他可能存在的兴奋剂违规开展调查。

第三十条 调查的实施

运动员样本检测结果阳性的,运动员管理单位应当首先开展调查,提供有关证据;涉及到省级或省级以下运动队的,有关省级反兴奋剂机构应当参与、指导和监督调查;运动员本人及有关人员应当配合调查,解释说明阳性的原因。国家反兴奋剂机构审核证据,给予必要的指导和帮助;国家反兴奋剂机构认为有必要的,可以直接开展调查。

兴奋剂检查过程中发现当事人涉嫌兴奋剂违规的,国家反兴奋剂机构及其他实施检查的反兴奋剂组织应当开展调查,收集证据,确认兴奋剂违规是否成立;运动员及其管理单位应当配合调查。

国家反兴奋剂机构可以授权省级反兴奋剂机构开展调查。

第三十一条 举报信息的核查

反兴奋剂组织接到举报信息后,经初步核实,认为可能存在兴奋剂违规的,应当进一步开展调查。其他反兴奋剂组织应当及时将举报信息和调查情况通报国家反兴奋剂机构。

第三十二条 与有关单位的合作

反兴奋剂组织在开展调查时,可以寻求检测实验室或其他有关单位的技术支持。